title

標題 / 危機或機會?      編號 / 4
發佈時間 / Wed Oct 11 17:43:46 2006      發佈者tief    
●危機或機會? 作者:蔡國山牧師
路十三:32、33;徒廿:22~24

提到危機,許多基督徒就會聯想到政治、經濟以及社會的各種危機,例如對於台海兩岸緊張關係、亞洲金融風暴以及社會治安惡化,大家都相當憂心與關切,但似乎較少從聖經的觀點,真正思考與探究危機背後的宣教意義。

因此,我們應當嘗試根據新舊約聖經來思考神拯救的作為,與時代的危機有什麼關聯性。人類歷史上的種種危機除了能帶來動盪、戰爭甚至毀滅的悲劇,神對人類的救贖計劃是否受到危機的耽延,還是危機反而促成了神救贖計劃的完成。


舊約時代的審判與拯救
首先我們以舊約歷史為脈絡,回顧挪亞的時代、列祖的時代、出埃及的時代以及列王時代,每一次驚天動地的大危機,除了看見神對當代的震怒與審判之外,是否同時也是神主動施行拯救的時機?例如在挪亞的時代,當時人類的罪惡很大,終日所想的都是惡(創六:5)。神對挪亞說:「凡有血氣的人,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;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,我要把他們一併毀滅。」(創六:13),但是,就在那個面臨毀滅的時代,神卻主動與挪亞立約,除了吩咐挪亞要造方舟以外,也應許要保全地上的活物,並要拯救挪亞與他全家的性命(創六:13~七1)。接著,我們再看列祖亞伯拉罕的時代,根據創世記十一章的記載,那時代的人心普遍自高自傲甚至妄想作神,並且企圖藉著人類的技術文明,集體對抗神的主權,因此,纔導致神變亂人類的語言,並且強制將他們分散在全地上(創十一:1~9)。但是,就在如此背逆黑暗的時代,神不只呼召亞伯拉罕,並且應許他將成為大國,並且萬族要因他得福(創十二:1~3)。其實,神對亞伯拉罕的祝福與應許,就是新約宣教使命的背景與基礎。到了出埃及的時代,因以色列人在埃及受到埃及人的欺壓、折磨甚至滅種的威脅(出一:15~22)。但是,就在以色列人陷入絕望走投無路時,神卻主動向摩西顯現,並且差派他去將以色列百姓從埃及領出來(出三:1~12)。其實出埃及記,不僅是神以大能的手審判法老王,以及他的全軍;而且也是神在以色列歷史上施行最大的拯救事件。最後,我們瀏覽一下列王時代,因為當時以色列國與猶大國離棄耶和華不聽從祂的話,並且效法敬拜外邦的偶像,欺壓窮苦人,不為孤兒寡婦伸冤、流無辜人的血,惹神的忿怒與審判,因此,先後遭到亞述帝國與巴比倫帝國的入侵、殺害與擄掠。但是,縱然在如此天昏地暗的局勢中,神仍然興起並差派祂的眾先知,宣佈審判與悔改的信息,清楚指明生命的路與死亡的路,要以色列人自作抉擇。換句話說,舊約時代的危機是神審判的時刻;同時也是神興起施行拯救的時機。


耶穌化危機為契機完成救恩
接著我們繼續看新約的四福音,仔細思考耶穌在地上宣教與危機的關係。根據宣教學家大衛布希(David Bosch)的研究,他認為耶穌的道成肉身、釘十字架、復活、升天與再來與宣教都有密切關聯,而且背後都有宣教重要的意義。根據聖經與歷史的記載,耶穌誕生的時代就是人類歷史上最動盪不安的時代,那時巴勒斯坦不但淪為羅馬帝國的殖民地,而且因政教的衝突,巴勒斯坦時常發生叛變、流血衝突,甚至政治屠殺事件(路十三:1~3;徒五:37)。耶穌出生不久,為了避免希律王的屠殺,就隨父母流亡到埃及。後來,耶穌為了傳福音,離開家鄉拿撒勒,往迦百農去並住在西布倫和拿弗他利的邊界上,馬太福音的作者特別引用舊約聖經的話,描述當地百姓的悲慘處境與渴望:「那坐在黑暗堛漲囥m看見了大光;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發現照著他們。」(太四:12~16)。

以下藉著一個聖經的實例,來深思耶穌危機中的宣教與完美的榜樣;當耶穌在比利亞宣教的時候,希律利用法利賽人來傳達死亡的恐嚇,希望能驚嚇耶穌,使祂離開比利亞,到猶太地去。耶穌對法利賽人說:「你們去告訴那個狐狸說:『今天、明天我趕鬼治病,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。』雖然這樣,今天、明天、後天我必須前行,因為先知在耶路撒冷之外喪命是不能的。」(路十三:32、33)。藉著耶穌這段話,我們可以充分了解耶穌對於「危機」的態度、解釋與回應,與一般世人的作風完全不同,耶穌最終極的關懷是天父拯救世人的計劃,因此,祂甘心完全配合天父的旨意;包括天父差遣祂的路線,優先次序與時間表。希律的威嚇一點也不能動搖或左右祂的信心與行動,至於祂的生死問題,完全依照父神的決定與安排,希律完全無權置啄!


從使徒時代到今日教會
另外,我們也藉著使徒行傳,來查考使徒繼續耶穌地上的事工時,對於危險、患難與各種危機的態度與反應,在此我們僅舉使徒保羅為例,當他從米利都準備往耶路撒冷的時候,曾經向以弗所的長老表明:「我往耶路撒冷去,心甚迫切,不知道在那堶n遇見有什麼事;但知道聖靈在各城埵V我指證,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。我卻不以性命為念,也不看為寶貴,只要行完我的路程,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,證明神恩惠的福音。」(徒廿:22~24),根據保羅自我的表述,他往耶路撒冷去的宣教計劃,在他內心世界有兩個驅使的力量與感覺在交戰,一方面他清楚這是聖靈的動工使他有強烈的負擔前行,但是,另一方面他又有一些不確定與疑懼,而且他在赴巴勒斯坦的航程中,從一個城到另一個城,聖靈也向他證實當他到了耶路撒冷之後,一定會遭受監禁與苦難(徒廿一:4~11)。即使如此,保羅仍然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,而他惟一考量的是:行完耶穌基督指定的路程,見證在基督堹垣成慦犖眴窗C因此,生死的危險對保羅而言不是真正要緊的問題,最要緊是順服主的差遣,按照主的路向與時間表完成主託付的福音大使命。藉此活生生的見證,我們彷彿清楚看見,保羅如何在危險與苦難的威嚇下忠心順服主的差遣,正如耶穌當年在希律與法利賽人的恐嚇與殺害威脅下,義無反顧地全然順服天父的差遣一般。

其實,根據教會歷史記載,早期的基督徒,特別是第四世紀康士坦丁公開接納基督教之前,所有的基督徒凡是公開承認主名的人都會面臨逼迫的威脅。即使如此,當時的基督徒隨時都準備以死來表明信心,然而許多殉道與逼迫的事件反而吸引許多異教徒悔改歸主。

另外,藉著近代韓國教會與中國家庭教會的復興史,我們更加確信,雖然苦難與迫害會帶來痛苦與死亡的恐嚇,但同時也成為神興起聖徒,並完成祂宣教使命的機會。

最後,我們再觀察台灣教會的個案,過去五十年來神憐憫台灣,沒有使台灣像其他週邊亞洲國家,不是淪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大戰場,就是成為內戰動亂的荒場。但是,今日台灣卻成為亞洲崇拜偶像最氾濫的地區之一,台灣的教會也成為亞洲宣教動力最弱的一環。因此,神今日容許接二連三世紀的大危機臨到台灣;包括中共武力威脅台灣,九二一百年大地震,以及層出不窮的社會悲劇,不是無緣無故的!一方面,這些危機代表神忿怒與審判的記號;但另一方面,也代表神正在興起並呼召祂的聖徒,要趕快配合祂拯救的計劃。因此,今日有異象使命的基督徒只有一個選擇,就是順服主耶穌的呼召與差遣,斷然拒絕一切的誘惑與恐嚇,全心配合神今日要施行的拯救計劃;包括順服主所定的宣教路向、優先順序與時間表。

 
附件:
發佈者來自 / 61.228.103.97

上一篇     下一篇     修改     回信息列表

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