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出「文化本位主義」的宣教

/蔡國山

所謂「文化本位主義」(ethnocentrism),其實是每一個種族、文化、階層的通病,因為每一個種族、文化與階層都認為自己最優秀,而瞧不起其他的種族文化與階層。這種「自我中心」的墮落本性,不只在世俗的社會中相當盛行,在以色列百姓中,以及今日的教會中,也十分明顯。若仔細讀四福音書,我們清楚看見耶穌時常藉著教訓與比喻指責以色列百姓的嚴重錯誤。(太十三:53~58;路四:25~30)而且預言將來有許多的外邦人將與亞伯拉罕、以撒、雅各在天國一同坐席,而以色列百姓反而被趕到外邊黑暗堨h。(太八:11-12

但是,繼續讀使徒行傳早期使徒的宣教文獻,我們看見因著基督十架捨己的愛,以及聖靈強烈的驅使,看見耶穌的使徒包括彼得、保羅以及一些信徒,都逐漸走出「文化本位主義」的陰霾,而開始效法基督「道成肉身」,紛紛向外邦不同的群體傳福音;例如彼得走向該撒利亞義大利營的百夫長哥尼流的家(徒十:1~48),居比路和古利奈人到了安提阿,也向希臘人傳講主耶穌(徒十一:19-21),巴拿巴和保羅也開始了外邦宣教的旅程(徒十三:1-49)。

今日的教會與基督徒在面對宣教的呼聲與挑戰時,我們實在需要傾聽耶穌的教訓與命令,並且效法早期的使徒與教會,帶著「憂傷痛悔」的靈與「順服聖靈」的心,趕快走出各種似是而非的「文化本位主義」,積極主動走向世界,並向許多困苦流離的百姓傳講福音,帶領他們歸回主的羊圈。

若以目前台灣教會與宣教的狀況為例子。全台灣的總人口大約有兩千一百多萬人,基督徒人數不到六十萬,亦即佔總人口的比例不及百分之三。台灣的宣教歷史已超過一百三十年,近幾年來,許多教會的牧者,包括台灣教會與國語教會,都十分看重與強調「教會增長」,希望帶領更多人加入教會,雖然有一些市中心的教會在增長,但有更多傳統教會的信徒在流失與轉移。換句話說,台灣教會整體並沒有增長,雖然許多信徒在特會、聚會與小組當中忙碌,但教會的宣教本質,並沒有真正脫胎換骨,也沒有真正領羊圈外迷失的羊進入主的羊圈中。

根據個人多年的觀察與接觸了解,發現除非台灣的教會,願意徹底順服耶穌的教訓與大使命,並效法早期教會的使徒與信徒,以道成肉身捨己謙卑的精神,放下「自我文化」的優越感,毅然走出「文化的本位主義」,台灣本土的宣教才能真正突破。以台灣多數的教會為例,許多二、三代信徒已轉型成台灣社會典型的中上階層,信徒的行業主要以工商界老板、醫生、教授、律師為主,而且教會中,信徒習慣的術語、信仰的模式、宗派主義心態,已儼然形成內向自滿的次文化,這些教會的信徒對一般社會大眾,特別是民間信仰背景的基層同胞而言,似乎完全脫節,並且活在兩個世界中。

回顧一百多年前,當一些宣教士包括馬雅各、馬偕、巴克埵b台灣宣教時,他們效法基督,走出「西方文化本位主義」,學習當地語言、主動尋找最貧窮有需要的人,以基督捨己的愛,取得他們的信任,帶領許多走投無路的人,真實悔改,歸信基督。今日台灣教會宣教最主要的抉擇,就是要趕快懸崖勒馬,不要再與這些忠心的宣教前輩背道而馳,而要效法他們宣教的精神,跟隨耶穌的腳步行。

 

1